中国企业能否赶上“工业4.0”浪潮-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数字化的颠覆能力从汽车行业就不难看出。例如人们买车时通常会根据预算进行,而汽车有90%的时间都处于待机状态;此外,车也往往无法完美契合客户的需求,例如开到市中心可能找

  数字化的颠覆能力从汽车行业就不难看出。例如人们买车时通常会根据预算进行,而汽车有90%的时间都处于待机状态;此外,车也往往无法完美契合客户的需求,例如开到市中心可能找不到停车位,夏天人们又想更换成敞篷车,但现在的共享经济模式就是一种颠覆,人们甚至不需要停车位也不需要自己买车,就能随时随地享受各种车型的服务。

  持续加大研发投入

  日报:今年3月18日,西门子正式在中国发布全新的品牌宣言Ingenuityforlife,这一宣言背后有何用意?

  博乐仁:Ingenuity意为工程技术(engineering)、天赋和创新(geniusandinnovation)以及团结一致的精神(unity),一个单词其实包含了众多含义。而Forlife阐述了西门子在全球所承担的责任: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,让关键所在,逐一实现。

  Ingenuityforlife阐述西门子以广泛的工程技术为客户、员工和社会创造价值的公司定位,表达公司承诺在电气化、自动化和数字化领域引领技术创新,推动社会可持续发展。

  日报:尽管全球经济形势仍不景气,但历来都十分注重研发投入的西门子反而加大了研发投入,这背后有怎样的考量?

  博乐仁:即使在金融危机期间,我们也没有减少对研发方面的支持。西门子的命脉就是研发,削减研发经费绝对不是个好主意。当前,创新浪潮来得更快更猛,因此一定要实时关注、加大研发投入,为客户提供最新最尖端的技术。

  西门子2016财年将投入近48亿欧元用于研发,与上个财年相比增加了约3亿欧元。至此,西门子研发方面的投入已较2014财年增长了近20%,主要用于自动化、数字化,以及分布式能源系统领域的研发工作。2015财年,西门子研发支出占营收额比重为5.9%,较2014财年增长0.3个百分点。

  日报:西门子仍在积极转型,在剥离一些业务的同时展开大量并购。这背后有何长期的计划?

  博乐仁:西门子日前正式宣布彻底退出家电领域,博西家电公司50%的股份由博世接盘。随着西门子自身提出的新战略,出售家电业务是为了专注于电气化、自动化和数字化定位。西门子的强项在B2B,而不是B2C,出售家电业务也能使我们进一步聚焦B2B业务。

  此外,医疗业务仍是西门子整体的一部分,我们只是将其独立开来,给予其更多自由,这也是因为其与很多业务情况不同。首先,医疗和其他业务的合力效应较小,而工业和基建往往会产生较多合力;其次,医疗领域本身有很多新生事物,会产生不小的乘数效应,例如分子诊断(moleculardiagnosis)。

  日报:西门子内部正在组建一个新的部门,暂定名为InnovationAG,其设立的目标何在?

  博乐仁:InnovationAG将在一个初创企业的环境中为新的尝试和增长提供空间,在推动企业创新的同时,有足够的自由度。这个新部门将为业务和项目创意提供咨询、宣传以及风险投资服务。与初创企业类似,该部门独立于西门子核心业务之外,并将补充和加强西门子现有的初创项目。

  拥抱工业4.0浪潮

  日报:德国的工业4.0如何给中国提供借鉴?中国离工业4.0究竟有多远?

  博乐仁:如果你要问,如何为你建造一个工业4.0工厂?我认为这个问题本身就不对。工业4.0涵盖了一系列产生附加值的步骤,包括产品管理、工程、制造、供应链、物流链等,需要通过改变整个流程,提高运行效率。因为工业4.0本身就意味着要提速,降低运营成本(performancecost)。

  例如,如果要改变整体设计中的一个环节或改变产品中的一个部件,这无疑是一项浩大工程,需要将整体都重新设计,但如果能够通过自动化、数字化的方式来进行,那么当一个部件出现变动,价值链的其他改动都是自动完成,这就是工业4.0,需要一套标准化(standardized)的体系来实现,这就需要一个数据平台来支撑,西门子就拥有这样一个信息化数据管理平台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系统(PLM),这也是全球同类产品中得到最广泛采用的系统之一。

  PLM系统用于捕捉并管理产品信息,在整个产品生命周期中确保在正确的上下文中向用户提供信息。通过PLM系统,公司能够快速找到正确的数据提高生产力,减少周期时间,减少开发错误与成本,改进价值链协同,满足业务与法规要求,优化运作资源促进全球团队之间的协同,提供更好的业务决策所需的可见性。

  虽然并非西门子所有业务都实现了工业4.0,但我们正在不断接近。成都工厂是西门子在德国以外的首家数字化工厂,工程几乎实现了全自动化,也可谓是复制了西门子的安贝格工厂,这也是工业4.0工厂的典型参照物。西门子成都工厂实现了从产品设计到制造、物流配送全过程的高度数字化。

  日报:实现工业4.0需要一套标准化的体系和可以衔接的端口,但中国的制造业恰恰在系统体系和可衔接方面基础薄弱。

  博乐仁:对于中国本身而言,各大中小型企业之间以及其与国外企业的起点都不同,不能简单比较。在迈向工业4.0的道路上,需要厘清的是你的目标是什么?现在处于什么阶段?什么时候打算进入数字化阶段?各个企业需要根据自己的目标来选择推进方式。

  日报:实现真正的数字化,更多的将是机器之间的交流。就你来看,中国企业能够赶上这种工业4.0的浪潮吗?

  博乐仁:传送协议(CommunicationsProtocol)是指计算机通信的共同语言,这也是标准化的体现。机器能够通过界面、传送协议进行交流。中国企业的确有能力做到,只是仍需要经过一系列培训,不论是蓝领、白领还是工程师。例如,西门子安贝格和成都工厂员工的工作模式与其他工厂员工不同,其更多的是与计算机打交道,人工环节更少。

  日报:西门子的减排目标十分明确,即到2030年计划实现长期二氧化碳中立。西门子具体要如何实现目标?

  博乐仁:我其实也是西门子的首席可持续官(ChiefSustainabilityOfficer)。我们用创新技术、自动化来尽可能减少排放。西门子计划在今后三年,投资1亿欧元,用以改善其办公楼和生产设施的能源平衡。为此,作为西门子能效计划(EEP)的一部分,西门子将采用其自身业务组合中的多种不同技术来达成这一目标。包括能源管理与监控系统、楼宇自控和生产过程自动化解决方案、节能驱动系统等。通过提高自身能效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,不仅降低自身能耗,也能为企业削减成本。

  如果西门子能够实现这一目标,其他企业也应该可以效仿。这样一来,巴黎气候大会的减排目标就一定可以实现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5-28 09:59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