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宁都!一夜熏风带暑来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春夏之交的宁都,姹紫嫣红悄然褪去,几场停停歇歇的雨,携带着闷热的风,满山的绿,急急地打开了初夏的大门。 春天走的很快很快,仿佛昨日还是“微风燕子斜”“春风花草香”,

春夏之交的宁都,姹紫嫣红悄然褪去,几场停停歇歇的雨,携带着闷热的风,满山的绿,急急地打开了初夏的大门。

春天走的很快很快,仿佛昨日还是“微风燕子斜”“春风花草香”,还是“百般红紫斗芳菲”。转眼,风一吹,花就开到荼蘼,就绿肥红瘦,就落花满径了,阴阴夏日衣衫薄,亦不过一盏茶的时光。

立夏,一年中的第七个节气,斗指东南,维为立夏,智慧的先人赋予这样一个动听的名字。于是,万物肆无忌惮地生长,竹子拔节,草木葱茏,燕子筑了新巢,树木悄悄扩大年轮,浓而深的绿骄傲地霸占漫山遍野。

这个唤作“春尽”的日子呀,惊艳而惊心。无怪乎诗人说:无可奈何花落去,且将樱笋饯春归。

去吧,去山野,去溪边,好友二三,摆上菜肴和美酒,像送别亲密的友人一样去送别信誓旦旦爱过的春天,大抵是文人都爱做的雅事。再时光回溯,穿越回曹雪芹先生笔下的大观园,那些美丽的女孩子,寻了个夏日将来的由头,作诗品茶,嬉笑玩闹,吃上一顿精致的饯春筵,再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,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,配上五彩的丝线。系到每一颗树上,每一枝花上。顿时满园里就花枝招展起来,加上那些美丽的女子,打扮得容颜可人,真真是不似人间。

同这一日的京城南郊,一场浩浩荡荡的迎夏仪式也开始了,一身朱红礼服的天子,携百官祭赤帝。盛大的队伍,满目皆红,那样隆重那般肃穆。繁琐而庄严的礼节后,天子开始命令官员巡视四方,勉励耕种。

这是读关于立夏的故事时,脑海里能浮现的画面。史集中,这一饯一迎,春逝的伤感,夏来的期盼,把旧年那些惊天动地的风俗活脱脱地呈现出来。多像生活,一边回首,一边向前,挥手作别美好的曾经,待得浓阴夏日,满架蔷薇一院香,那绿总会给人无限的希望。

回归生活,饯春这样的事,放到今日,总觉得委实矫情了些。然而约上两三知己,去公园走走,倒是不辜负大好时光。随着旅游业的快速发展,这个小城慢慢地开始出现许多景点,青山绿水,碧草纤纤,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赏花图,再配上专业摄影师的完美取角,以及独特的文案宣传,好像不去走一趟,都是极其罪恶的事情。

去柜子里寻找衣裳,干净清新的灰蓝色,樱花刺绣的前襟,丝带蝴蝶结的领口,袖口紧缩,侧方开叉,配合一枚小小的盘扣。是干净的初夏气息,衣裳的名字叫“熏风”,出自一家古风服饰工作室。熏风一款,有如清空万里的蓝,也有如桃红初生的粉,均适合娇柔淡雅的性子。于是“满树的粉杏笼了春雨,在清晨熏的风也是花香”,于这立夏而言,是再适合不过的。

园子里的玫瑰谢了大半,绿丛里仍有一朵朵含苞的花蕾。荷塘换上新绿,青梅饱满诱人,隔壁农家的枇杷金黄。所有春天里的嫣红,在经历春风和煦,乍暖还寒后,于这一夜熏风中,化成青绿可人的果子。我一袭轻装,站在五月的风里,看季节打磨岁月,山川被绿铺得醇厚,心里便流淌出生生不息的快意爽朗!

夏天开始!一切都好!

快一点,快一点,去拥抱这满目青绿苍山远!慢一点,慢一点,停下脚步,也看看这广阔的人间绝色。

你听,夏天的风悄悄吹来了!

来源:宁都人新鲜事

综合:微宁都

免责声明: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如有侵权,请联系作者删除!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5-16 15:22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