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正帝曾言:朕之子孙不可对年羹尧稍有负心,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雍正帝诛杀年羹尧,历来被人们认为是雍正帝嗜杀的本性所致。其实,雍正帝严厉打击皇室成员,是因为这些人都有觊觎皇位之心,而对满汉大臣还是很能包容的。从雍正帝对待岳钟琪

雍正帝诛杀年羹尧,历来被人们认为是雍正帝嗜杀的本性所致。其实,雍正帝严厉打击皇室成员,是因为这些人都有觊觎皇位之心,而对满汉大臣还是很能包容的。从雍正帝对待岳钟琪的态度可见一斑。

岳钟琪是四川成都人,开始是个文官,后来弃文从武,雍正年间“青海造反”,雍正帝立即任命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,进驻西宁,任命四川提督岳钟琪为奋威将军,参赞军务。岳钟琪跟随年羹尧出兵青海,屡建奇功,被雍正帝封为三等公。年羹尧被解职,就由岳钟琪代理大将军职务。后来升为川陕总督,“钟琪督三省天下劲兵处”,一个汉人手握重兵,自然会引起猜忌。数年来,诬告信一直不断,甚至妄言岳钟琪乃岳飞后裔,欲报宋朝被女真人灭亡之仇。岳钟琪确为民族英雄岳飞的第 21世嫡孙、岳飞三子岳霖系后裔。如果雍正帝是个昏聩的皇帝,自然会产生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的戒备心理,借机铲除异己。然而,雍正帝用人不疑,善辨真伪,下令查处缉拿造谣之人。经查证,原来是一个湖广人,因私愤造此谣言,被斩首。

后来,大小策零作乱,西路将军岳钟琪驻守巴里坤,由于军事行动有误,“使投网送死之贼来去自如”,坐失良机,被弹劾。于是,雍正帝下诏削去岳钟琪大将军号,降为三等侯。但雍正帝仍然认为岳钟琪素谙军旅,本非庸才,朕犹深望之。即使后来朝廷重臣鄂尔泰等人奏请雍正帝斩决“智不能料敌,勇不能歼敌”“骄蹇不法”的岳钟琪,雍正帝仍力排众议在大学士们“奏拟岳钟琪斩决”的折子上,改签“监斩候”,从而保护了一位功臣和名将。乾隆二年,51岁的岳钟琪在经历了5年的牢狱监禁后,被释放,又过了10年的平民百姓生活,一直到乾隆十三年,清廷用兵大金川,决定重新起用岳钟琪,授其总兵衔,召其至军中,改授四川提督,赐孔雀翎。乾隆十九年,岳钟琪在平叛凯旋途中,病逝于资州,时年68岁。后乾隆写诗称赞他为“三朝武臣巨擘”。

可见,在处理满汉大臣问题上,雍正帝是自信、宽容和明鉴的。

雍正帝赐死年羹尧,实在是年羹尧咎由自取。雍正帝对年羹尧一直非常信任,甚至满怀感激和敬重之心。“不但朕心倚眷嘉奖,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。若稍有负心,便非朕之子孙也;稍有异心,便非我朝臣民也。” 可年羹尧自恃战功卓著,位高权重,皇帝宠信,而骄横残暴,不可一世,弄得万目睚眦,百口嘲谤,终被雍正帝削官夺爵,列大罪九十二条,赐自尽。

年羹尧异常残忍。他请来一个西席先生,叫王涵春,让他教儿子读书,并让厨子、馆童谨慎侍奉先生。一天,年羹尧察觉饭中有几粒稻谷,便立即将馆童处斩。有一个馆童捧水入书房,一不小心,将水倒翻,偏巧泼在先生的衣服上,又被年羹尧知道了,马上拔出佩刀,砍去馆童的双臂。吓得这位王老先生日夜不安,一心只想辞馆回家,但又不敢说,怕触怒年羹尧。

年羹尧在西安的都督府,弄得像朝廷一样,令文武官员逢五逢十做班,辕门和鼓厅也画上四角龙。他给人东西叫“赐”,吃饭称“用膳”,请客叫“排宴”,弄得自己跟皇上一样。在和其他督抚、将军的行文中,年羹尧经常使用皇帝才有的命令口气。入京竟然请皇上派侍卫给他前引后导,执鞭坠镫,行走在专为皇帝修筑的驰道上。到京师朝见雍正居然让总督、巡抚跪在道路边迎送。王公大臣到郊外迎接他,他竟视而不见,都不行礼。在边疆的时候,蒙古王公见他都要下跪,连驸马都不例外。更有甚者,他在雍正帝面前,态度竟也十分骄横,“御前箕坐,无人臣礼”。年羹尧进京不久,雍正帝奖赏军功,京中传言这是接受了年羹尧的请求。又说整治阿灵阿(皇八子胤禩集团的成员)等人,也是听了年羹尧的话。这些话大大刺伤了雍正帝的自尊心。

年羹尧结党营私,“异己者屏斥,趋赴者荐拔”。当时在文武官员的选任上,凡是年羹尧所保举之人,吏、兵二部一律优先录用,号称“年选”。年羹尧甚至借用兵之机,虚冒军功,使其未出籍的家奴桑成鼎、魏之耀分别当上了直隶道员和署理副将的官职。他排斥异己,任用私人,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,以陕甘四川官员为骨干,包括其他地区官员在内的小集团。

年羹尧贪赃受贿、侵吞公款、冒领军需,在地方加派饷银,控制典当、贸易,聚敛不义之财,累计达数百万两之多。他弹劾直隶巡抚赵之垣“庸劣纨绔”,“断不可令为巡抚”,而举荐其私人李维钧。赵之垣因此而丢官,于是转而投靠年羹尧门下,先后送给他价值达20万两之巨的珠宝。年羹尧就借雍正二年进京之机,特地将赵带到北京,“再四恳求引见”,力保其人可用。遭年羹尧参劾降职的江苏按察使葛 继孔也两次送上各种珍贵古玩,年羹尧于是答应日后对他“留心照看”。

年羹尧到了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的程度,四川巡抚蔡挺因事触犯了他,他就捏造事实要求把蔡挺抓起来严办,蔡挺被逮至京师后,雍正亲自召见,蔡挺就向雍正帝检举揭发了年羹尧的许多罪行,雍正帝才下决心除掉年羹尧。

诸如此类的事举不胜举,雍正惩治年羹尧,不是雍正不宽容,实在是年羹尧骄横到失去理性,在朝野犯了众怒,不惩治不足以平公愤。

雍正帝非常好学,“幼耽书诗、博览弗卷,粗究理学之原,旁彻性宗之旨,天章睿发、立就万言,书法道德、妙兼众体。”这为他后来君临天下、治国理政打下了良好的根基。雍正帝是位励精图治的帝王。他在位12年8个月里头,几乎每天工作至深夜。一年之中只有在他的生日那天才会休息。而且每天的睡眠还不够4个小时。仅仅在数万件奏折中所写下的批语,就多达1000多万字。雍正帝执政才一个月,就发现各地钱粮都有亏空,于是掀起了肃贪浪潮,整治了内务府官员李英贵、湖广布政使张圣弼、湖南按察使张安世、江苏巡抚吴存礼和布政使李世仁、原山西巡抚苏克济等一批贪官污吏。旅日华人学者杨启樵说:“康熙宽大,乾隆疏阔,要不是雍正的整饬,清朝恐早衰亡。”雍正帝锐意改革,设立会考府,实行耗羡归公和养廉银制度,取缔陋规,废除贱籍,改土归流,摊丁入亩,创立军机处,推广奏折制度——他在位短短的13年所做出的改革,比他父亲(康熙)所做出的改革还要多,堪称改革型的皇帝。

雍正帝是一个勤于政事,勇于改革,自信果决,雷厉风行,欲“振数百年颓风”的治国奇才和政治尤物,绝不会容忍年羹尧凭借权势,无复顾忌,罔作威福,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3-27 11:26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